没有互联网的时候,球迷们是怎样来了解足球讯息的?

今年3月,互联网迎来了30岁的生日。对于这个日子,可以肯定的是,在某个复古的街机游戏厅里,或是某些正在中年危机、喝着生姜拿铁养生的人们一定会为此庆祝一番。

让我们回到1989年3月那个具有纪念性意义的一天。蒂姆-伯纳斯-李在当时围绕一个全新的信息管理系统概念写下了一个极具创造性的构想。那么他能否想到自己的预言在后来会有如此大的影响?互联网为我们在访问信息方面提供了即时而又深不可测的可能性,它通过包括社交媒体在内的各种平台,将全世界的人们联系在了一起。嗯……大概也包括那个经典的秋田犬doge梗?此外,它也是我们了解足球的媒介之一。

那么倘若你在互联网普及前的世界,你需要如何了解足球?下面几种相关的方式:

【通过BBC电视图文播送Ceefax来了解即时比分】

如今,在你的大脑有足够的时间构建起想要观看即时比分的想法前,甚至在“让我们看看牛津联的比赛情况”的信息在你体内的突触间飞速传递前,你就已经能够得到球队即时信息的推送了。

这在1989年可没有那么简单。一点可能性都不会有。当时,如果你想要持续追踪即时情况的话,那么你就必须要借助Ceefax以及其他电视图文系统。从本质上讲,这其实可以被看作是网页的一类早期雏形,你可以通过电视,在不同的频道中以文字的形式了解相关内容。然而你肯定会因为水壶里的水烧开了之类的事情错过电视屏幕闪过你的球队比分情况的消息——可以说这就迫使你在某些时候不得不时刻守在电视机前。有时候这些信息也会恰巧在别人找你聊些什么、问些什么的时候滚过。好消息是,这些信息会无限地循环下去,而坏消息则是,你必须要等着它再次出现。

【球场内总有带着老式晶体管收音机的人】

不妨想象一下,没有智能手机的足球场会是怎样的。如今,你可以在比赛进行的任何时段观看直播,同时你也可以轻松获得死敌球队们的即时比分情况;当然,你还能够在YouTube上看到那只闯入古迪逊公园球场的猫的矫健身姿。

让我们回到第二次Summer of Love(爱之夏)时期(需要澄清一下的是,这与1967年的第一次运动不同,而是上世纪80年代末Acid house(酸屋)音乐兴起时期),那时候你会在球场内看到人们在观看比赛的同时打开他们的老式晶体管收音机——而这些人往往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他们会通过收音机了解在下午3时同时进行的其他场次比赛信息,并将这些内容渐渐扩散至看台各处的其他球迷们(下午3时的比赛时段?!你还记得那段岁月吗?)。

当时在现场看球还有另一种了解即时比分的方式,那就是在半场休息的时候,球场内的公共广播会播报其他场次的半场赛果,每当播至你的死敌球队正处于不利局势时,球场内总会爆发出极大的欢呼声;当然,若是你心爱的俱乐部在当地以及在整个联赛的死敌们正处于胜势,你也会听到不小的叹息声。

【人们通过商店橱窗观看比赛】

当我们“通过商店橱窗”这样的字眼时,我们可不是想要对于足球这项美丽运动的商业化发展而发出什么政治性、批判性的论点(不过从严格意义上讲,当时的商业化发展处于雏形阶段);我们想要表达的就是字面上的意义——人们透过街边真实存在的商店橱窗来观看足球比赛。

当时,你很可能会为了观看一场在电视直播的早场比赛而前往商店的室内家居区。或许这么说你还不太懂?不妨举个当下的例子:有时候你可能会用手机观看直播而假装对浴室脚垫很感兴趣,从而蹭一蹭商店的无线网络。每每这个时候你都需要一心二用,不但要关注比赛,也要了解售货员在对你介绍些什么。当然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现在已经深谙这一套了。

让我们回到当时那个年代,有时候你必须要在大街上装作不经意地样子走着,然后在途径各个电视、电子产品商店橱窗旁时偷偷地关注正在直播的重要比赛。有时候,你会发现正在播放比赛的电视突然就被卖掉了,有时候你则会得到几分钟喘息的时间安心地看一会儿比赛。

【每个人都要通过邮箱来邮寄自己的范特西阵容】

当时你甚至不必赶在周六上午11时之前起床把你的范特西阵容确定好。无论你是大人还是小孩,你都可以缓一缓、拖一拖,无论你是还在宿醉中,是想要烧掉你那卡到不行的旧手机,还是想要换掉替补阵容中的萨姆-沃克斯,你都能等到当天起床喝完第一杯咖啡之后再行动。

好吧,其实当时的情况是,你需要更早地想好你的范特西阵容,毕竟那时候人们需要依靠现实生活中的邮政系统。相信我,这是真的。你必须要将自己的范特西阵容写在一张真实存在的纸上,然后记得要在午间休息的时候飞速地跑向邮局。记得要留意邮递时间存在的时间滞后问题和邮局在周末的工作时间问题等。

另外,你也无法算出自己在每个周末得到的积分是多少,一切都要等到周一报纸刊出的时候才能揭晓。

实在是很具奉献主义精神。

【你的亲戚可能是你第二主队的球迷】

当时,你的心中可能还会有一支第二主队。或许他们是你邻居格洛丽娅或则菲尔在你小时候常常聊起的球队,因此你总会关注他们的比赛成绩。又或许这支球队是你父母老家当地的球队。从本质上讲,若是你有一个第二主队,那么这背后肯定有一个缘由。

现在你在看看你自己,作为一个生活在2019年的球迷,你大概会在德甲和意甲分别找到一支自己最喜欢的球队,这要取决于你有多“花心”,你甚至可能还有一支南美地区的主队。

如今,我们会把它当作理所当然的事情,你可以凭借战术风格方面的喜好而选择自己喜欢的球队,并通过网络来关注他们。想要在距离千里之外的地方观看他们的比赛集锦?完全不是问题。想要看看罗马的英文推特账号发布的有趣推文?没问题,没人会像当时那样干涉、影响你的选择。

【当时没有“梗”这种事物】

你知道meme(模因)这个词实际上是理查德-道金斯在1976年出版的《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中由他本人所新创的吗(当然,这里的Gene指的就是基因,与吉恩-怀尔德和吉恩-哈克曼这两位如今出现在各种表情包中的人物没什么关系)?

(译注:meme一词的意思是模因,简单的解释是:一个想法,行为或风格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的传播过程。尽管部分中文媒体认为“模因”就是“梗”,不过从严谨的角度来看两者并不等同,但从语境以及便于理解的角度讲,我们在本文全部都使用“梗”来进行翻译表述)

在互联网产生前的世界,你必须得寻找其他方式嘲笑那些支持你死敌球队的朋友们。YouTube上有一段一个人跌倒在自动扶梯上的录像,有人以此来总结阿森纳的赛季提前宣告结束。然而你在那个时候可没办法把这种东西发给他。当然你也不可能把一段别人煞费苦心剪辑、“换头”的《办公室笑云(The Office)》片段链接发给他们。

我们大可想想看,倘若你的死敌球队刚刚经历了一场耻辱性的失利,你却不能用一张附有emoji表情及文字的菲尔-琼斯表情包来刺激你的朋友们,而是只能亲自出马。

除了缓慢的新闻更新速度外,老旧的媒体无法完全容纳足球世界里的各种内容。实际上当时人们更多时候甚至必须在现场才能看到即时的比赛情况,很少有机会通过电视荧幕观看直播,因此在互联网诞生前的时代里,足球文化中并不存在如今十分丰富的各类无恶意玩笑性质的梗。

当时的足球文化真的是显得相当原始、贫瘠。感谢互联网。你为我们带来了太多太多。

耳东VR影城13店同时启航,引领“VR+电影”新未来

3月27日,在北京世贸天阶、上海维璟广场、河南信阳罗山,同时举行“创新赋能·影速未来”耳东VR影城开业典礼。耳东影业集团总裁杨凡,助理副总裁、耳东影管事业部总经理蔡家洋,耳东影业集团旗下VR旗舰品牌影速时代总经理赵金、副总经理刘冰建、CTO李忠升出席三地开业仪式。砚石科技、光和数字、蓝色智库、恒信东方、平塔科技、沙核科技、爱奇艺VR、华桦传媒、JauntChina、乐客VR、悠杨科技、即视互动等数十家合作伙伴受邀到北京现场助阵;尚申文化总经理朱力峰、幸福蓝海院线总经理助理张晓刚受邀出席上海现场活动。

耳东影业集团总裁杨凡致辞

此外,人民日报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新社、新华网、央视网、北京卫视、北京青年报、腾讯娱乐、新浪VR、娱乐资本论、暴娱互动、VR陀螺、国际新闻网、先锋娱乐网、环球娱乐资讯、焦点快讯、每日资讯等二十家媒体均到场支持。

耳东VR影城解锁行业新玩法“技术+内容+商业化”多驱动前进

本次活动选择在北京、上海、河南信阳三地同时进行授牌仪式,宣布耳东VR影厅正式“升级”为耳东VR影城,北京世贸天阶店、上海维璟广场店、河南信阳罗山店,三店正式开业运营。现场还公布了十家即将启动的VR影城,分别位于北京、苏州、西安、绵阳、河源、常熟、盐城、合肥、金华、哈尔滨十地,其规模和影响在行业内可以说是空前的。VR影城作为耳东影城未来的核心竞争力之一,逐渐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业务矩阵,推动耳东“主题影城+VR影厅”大影管模式的落地。在这十三家VR影城中,除了耳东自有的品牌影城外,还有对其他品牌影城进行完整商业方案的输出,耳东VR正式迈出了对外商业化拓展的第一步。

耳东VR影城北京世贸天阶店授牌仪式

耳东VR影城上海维璟广场店授牌仪式

耳东VR影城河南信阳罗山店授牌仪式

耳东影业决定进军“VR+电影”的市场,是经历了近两年的准备和市场调研,旨在以科技赋能电影,不断突破电影形式的界限,颠覆传统的观影模式。2018年4月,在蓝色港湾开设的全球首家影院级耳东VR影厅,也是行业探索的先驱阵地,在经过近一年的运营试水之后,市场数据和观众口碑再一次印证了这次尝试的正确性。耳东影业果断的抢占市场先机,不仅为相对封闭的影视行业打开了一个新的发展可能,也进一步夯实了全产业链的布局。

据悉,耳东VR影城已上映电影20余部,自有知识产权的VR座舱也逐渐迭代成熟,所呈现的运动效果、视觉效果与上映的VR电影完美融合,现场体验后观众也纷纷表示认可。

耳东VR囊括行业顶尖内容深挖VR电影市场潜力

据国际数据公司(IDC)预测,今年全球AR/VR支出将达到204亿美元。这比2018年增长了近70%。此外,到2022年,全球AR/VR产品支出预计将以70%的复合年增长率(CAGR)增长。VR市场的容量不断增加,虽然VR电影最近几年才开始出现在大家的眼前,还处于起步阶段,但是已经有很多创作团队在进行这一新的视听语言探索,打通VR电影叙事的逻辑,将VR独有的沉浸感和交互式体验很好的运用其中。

目前,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戛纳电影节、奥斯卡、艾美奖等国际奖项都有专门对VR作品的展映或者嘉奖,也鼓励了行业的从业者继续深耕其中。正在耳东VR影城热映的VR电影《烈山氏》、《拾梦老人》都分别入围过威尼斯电影节VR竞赛单元,备受国际好评。

在北京世贸天阶的开业典礼上,即将在耳东VR影城上映的最新长篇VR电影-STAR系列第一部《双子星世界》进行了预告片首播,悠杨科技COO兼导演冉广丽也上台发言表示,“感谢耳东影业给我们创作者提供了一个这么好的平台,今后,悠杨科技会继续与耳东影业保持密切的合作关系,给大家持续推出优质的VR作品。”

近期在耳东VR影城蓝色港湾店热播的《巡战-2022》制作团队也来到现场。作为全球首部、国内唯一军事仿真VR电影,《巡战-2022》是集海陆空作战体验于一体的VR电影里程碑大作,由国内首个国防教育军事科技VR制作专业公司蓝色智库历时两年、精心制作而成。2019年1月《巡战-2022》在耳东VR影城蓝色港湾店全球首发,自上映以来就受到广大军事迷和VR迷的热捧,此次出品方蓝色智库科技CEO陈小令也来到活动现场,并带来了电影中出现的航空母舰辽宁舰的仿真模型,意在携手耳东VR影城驶向更广阔的市场。

蓝色智库赠耳东VR影城航空母舰模型

未来,耳东VR将继续携手强有力合作伙伴,稳步迭代VR电影的技术、内容和商业模式,充分发挥“VR+电影”的势能,在推进耳东影城向外扩张的同时,灵活嵌入VR影厅,打造更符合时代潮流的“网红影城”,为整个行业带来更多发展可能。

耳东VR合作伙伴合影留念

六安市人民医院:市病案质控中心举行工作会议

安徽网六安频道讯 3月21日,六安市病案质量控制中心在市人民医院举行2019年度第一次会议。六安市卫健委分管副主任程立、市医政医管科科长涂有运出席会议。市病案质控中心主任、市人民医院副院长方国军主持会议。市病案质控中心委员及各二级医院医务、质控、病案科负责人等60余人参加会议。

程立在会上肯定了市质控中心2018年度完成的工作。就六安市2019年病案质控工作,程立指出,要紧抓病案质量,将病案质量管理工作作为医疗质量管理的核心工作。要认真履行中心职责,协助市卫健委规范六安市病案质量管理,全面提高病案书写质量;要在市卫健委的指导下,加强市质控中心和县(区)、县(区)与县(区)之间的联系,统一规范病案标准和共同提高病案质量;要各县(区)要加强以电子病历为核心的病案信息化建设,积极主动落实国家病案信息化建设;要落实国家卫健委病案首页、疾病分类编码、手术操作编码、医学名词术语“四统一”要求。

市病案质控中心主任方国军总结了市质控中心2018年度主要工作,通报了去年市病案质控中心对全市15家二级医疗机构督导结果,阐述了2019年工作思路。各县(区)牵头质控中心负责人分别汇报了各县(区)质控中心工作开展情况。

与会人员还讨论了市卫健委2019年病案质量专项督查和2019年一级医院病案质控标准等相关具体事宜,就下一步的工作提出了意见和建议。

范冰冰进军商业开美容店,店内消费标准高昂存在违规问题

范冰冰可以说是凭借一己之力就掀起了让整个娱乐圈明星都进入了税务自查自缴的浪潮中,在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今年就不断传出范冰冰要复出娱乐圈的消息,不过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毕竟已经是一个有了污点的艺人,想要在短时间内复出还是存在着非常大的困难的。

不过在3月16日范冰冰在北京的美容店却准备要开张了,并且范冰冰也首度出现在这家美容店中,疑似应该是要进军商业的节奏了。

美容店在开张的时候不但自己的父亲和男友李晨还有自己的弟弟范丞丞均悉数到场外,还有一众圈内好友如胡兵、马苏、张钧蜜等也都到场参加的剪彩给范冰冰捧场。

可能是由于自身受税务风波影响,范冰冰并没有出现在剪彩仪式上面,而是一直是呆在后台,与其他友人合影的照片也流传了出来,可以看得出来在现场中的范冰冰心情相当不错,一直都是笑脸盈盈。范冰冰就是属于那种天然的肤白貌美,本身就可以说得上是美容店活脱脱的店招牌了。

毕竟是名人自然就得到了更多媒体和网友们的关注,而在范冰冰的美容店里面的消费办卡消费金额也自然被曝光了出来,一共分为六个消费档次,最低是仙女卡5万,最高的是女王卡高达100万令人咋舌。

因此也就有网友曝出了范冰冰这家美容店存在违规问题:因为根据最新的消法规定,预付款最高不能超过一万元,而且范冰冰这家美容店开店也才是新开的也是存在不少问题的。

通过查询相关消法规定“不记名商业预付卡面值不超过1000元,记名商业预付卡面值不超过5000元”而范冰冰上面最低预付消费仙女卡就超过了消法规定的十倍了。这只能说范冰冰受过一次处罚了,难道还没有汲取教训吗?

并且除了预付消费标准违规外,还有该美容店在2017年的时候因为未公示年度报告也被列入了经营异常名录中。

不过不管怎么样只要是明码标价那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但要是存在违规的情况那就肯定是店老板的问题,而范冰冰已经是在税务事件上面栽过一次跟头的人,应该不会再犯如此明显的错误才对,但后续范冰冰要如何处理,现在也只能是静观事件的后续发展了。

科大讯飞SQuAD 2.0比赛再创纪录 推动机器阅读理解技术发展

3月20日,哈工大讯飞联合实验室(Joint Laboratory of HIT and iFLYTEK Research, HFL)携手河北省讯飞人工智能研究院联合团队参加了由斯坦福大学发起的国际权威机器阅读理解评测SQuAD 2.0(Stanford Question Answering Dataset),双方击败众多国内外知名研究机构和高校,如谷歌、微软亚洲研究院、IBM研究院、阿里巴巴达摩院、平安科技、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等,成功登顶排行榜首。

SQuAD 2.0成绩榜单(截至2019年3月27日)

据悉,哈工大讯飞联合实验室(HFL)是科大讯飞针对“讯飞超脑”项目计划重点引进并布局的核心研发团队之一,由科大讯飞AI研究院与哈尔滨工业大学社会计算与信息检索研究中心(HIT-SCIR)共同创办。该团队成立至今已经斩获了SQuAD、SemEval 2018、CoQA等多项国际比赛荣誉。

比起往年,此次SQuAD 2.0评测在基于篇章片段抽取的阅读理解任务基础上(即SQuAD 1.1评测),进一步提高了难度,对机器阅读理解模型提出了新的挑战。不同于前几次竞赛,此次评测的主要区别在于加入了“不可回答的问题”,也就是通过阅读篇章无法找到答案的问题,如果可以回答,就给出篇章中某个连续片段作为答案;如果无法回答,则要拒绝回答该问题。

行业内,机器人阅读理解是 NLP 领域里公认的难题,在未来也将是非常重要的发展趋势。作为全球范围内较早启动机器阅读理解技术研究的团队,哈工大讯飞联合实验室阅读理解团队(HFL-RC)在此之前已经多次荣登SQuAD榜首。此次提交的“BERT + DAE + AoA”模型,将该评测的相关技术指标推向新的高度,其中EM指标(精准匹配率)以及F1指标(模糊匹配率)均超过人类平均水平,创下该评测的新纪录,再次展现了科大讯飞在机器阅读理解领域的核心技术国际领先地位。

实际上,机器人阅读理解技术已经在汽车、司法领域有所应用。比如车载电子说明书产品,通过机器阅读汽车领域相关的材料,使机器深度理解并掌握对该车型的相关知识。用户提出相关问题之后,车载电子说明书不仅能够快速回答,反馈相关内容,还能够利用阅读理解技术进一步探究更为精准的答案,并将其反馈于用户。

此外,在司法领域,哈工大讯飞联合实验室研发的“法小飞”智能法律咨询助手,也应用了该项技术,为用户提供更精准答案的同时,还升级了与用户对话的交互体验。

此前的媒体报道中,官方也曾多次表态,科大讯飞仍在积极探索其他类型的阅读理解技术,如基于知识或常识的阅读理解、对话型阅读理解,以及基于综合线索的阅读理解等。如今的荣誉,对科大讯飞来说并不代表着结束,或许一切才刚刚开始。对于机器阅读理解来说,对自然语言有更深层次的理解和思考,是未来研究的核心方向,并且远远不会终结。未来,科大讯飞也会继续努力探索,将阅读理解技术应用到各类领域,造福于全人类。